上海邯郸路事件-海龟高校临时工深度解析文章

知乎上的对于此事的讨论,有很多国内高校“特聘教授(研究员)”的一手信息,版上
要海龟高校可以看看。

 

跳出内卷,可以考虑申请浙江省针对企业引才的海外人才引进项目:

海外人才百万年薪归国就业创业指南2021版-入选后可2年远程兼职磨合后考虑是否全职到岗!

转一个有深度的知乎回帖:

作者:匿名用户

我作为过来人(做过学术临时工【曾在某南方某大学做过预聘教授】,制定过临时工管
理制度【作为临时工唯一一位任职校人事工作委员会】,如今已经是正式编内老师【在
某985任副院长】,所以匿名),回答几句。

一,关于国内高校山寨的预聘长聘制

已经有很多文章讨论,知乎有专贴,废话不多说,一句话:这就是某些校长们的私心,
希望用论文冲国际排行榜。

这和地方经济GDP一样,暴力拆迁会死人,地方官不管那么多。论文冲量本身就是薛定
谔式的任务,但是他们也不会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中国人口红利永远在那里。独生子女
海归一大把,你不来,也总有人来。这就是海归的内卷。

如今好一点的大学,都这么干,这就和前些年学术刊物收版面费一样,当权者集体形成
了共识,作为被统治者,你要么屈服,要么滚蛋,人家为你改制度?想得美。

二,再说编内和编外的差异

中国大学是公立大学,老师都是给编制的,和军人一样,所以传统意义上的老师连医保
、社保都没有,是退休制加公费医疗。

编制多少,是教育部、教育厅统筹安排的结果,这是国家拨款养着的。比方说,某些学
校国家只需要你是一个普通大学,每年就给你这么多编制,单靠国家给的编制,想要搞
出许多论文冲榜,很难,所以只有学校自己掏钱养论文枪手。

这就好比日军不够,伪军来凑,实在不行还有还乡团与民团,先趟地雷阵的,肯定是民
团伪军兄弟。论功行赏,当然轮不到他们。

插一句:我们要知道中国大学的钱哪来的?

1。国家拨款(这个想都别想养多余人)

2。双一流补充经费(这个钱很难花,养人也难)

3。地方财政配套(这个钱能用,但是基本上养人不够,特别像中大深大复旦那种疯狂
的搞法,青年研究员动辄几百几千人)

4。学校自己找的外财(校友捐赠/附属医院/校办企业等等,这个比较多,也好用,但
是国家有个政策,校属企业脱钩【小弟是这个政策的起草人之一】)可见今后中国大学
再想养太多闲人,难了。

三,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养人很贵,把一个大学老师养到死,是天价。目前多数学校准备的钱,就是校长的一个
任期(所谓3+3),校长任期内OK了,泰晤士、软科冲上TOP多少了,就行了。校长退下
来后,这笔钱很可能就断了。而且一旦校属企业脱钩,临时工们断薪,是迟早的事情,
特别南方某大学搞一个校区养活临时工的,等着变奥斯维辛吧。

问:那老师们怎么办?

答:找个理由解聘呗。

所以后面还有暴雷的时候。

四,再说收入

这些预聘长聘的老师,学校公布的薪酬,其实是用人成本。

扣除五险一金甚至办公室租赁费,到手的,还不如编内老师。

多数老师都是吃哑巴亏,知识分子要面子,所以年年有人入坑。

有的临时工老师,连工会福利都没有(很多丫连档案都不转!工会都没你的份儿)

我在前东家工作的时候,院长心善,校工会发月饼粽子之类,院长偷偷用自己的钱买一
份放在里面,让办公室主任和着大家的一起给我,说不能让老师冷了心。院长退了之后
,新任院长就不买了,说丫爱干不干,臭毛病不惯着。我忽然发现全院发月饼粽子没我
的,再一问,是这么个情况。

五,再说说临时工命运

很多回国的临时工,都是80后。

偏偏遇上自己的院长,是70后教授,

这些教授院长,多是当年高校扩招留下来的一些不学无术之徒(本科毕业留校的老师)
,但他们掌控了权力。

比方说,我一个朋友所在单位的院长,就是一个大专毕业升本科的辅导员(自考本科+
研究生毕业留校,自考前开过馆子当过导游卖过水泥黄沙),扩招时趁机会读的在职博
士(校团委系统),混的处级干部官场(做过校工会副主席),最后靠四级职员转的正
教授(书记兼院长),论文都是一群人署名,最终还能帽子头衔两不误(校特聘教授)。

这样一糙逼,居然管着十几个常青藤海归。

下面的人不服,这逼也不可能善待这些人。

听说闹过两次,但无果而终。

但愿这位院长能寿终正寝。

另外还有一点,大量的临时工,都是海归。

中国的学术界,是一个裙带关系导向型的官场,多数时候,院长是自己导师,副院长是
自己师兄,某个学院就是某家军,这种情况太多了。

海归的裙带在哪里?人家团结起来不吃你吃谁?更何况你没有编制,打你就像打稻草人。

多数海归,其实在人事处领导面前低三下四,随便一个秘书就可以呵斥你,为何?你没
有编制,人事部门解聘你就像解聘一个食堂阿姨一样容易。

而且,临时工档案不受人事权管控。也就是说,评不了职称。

且不说前东家的文章现东家不算,就说这满天飞的青年研究员和特聘研究员,有个屁用
啊,退休之后连干部身份都没有,学校买福利房都轮不到你。

再插一句:很多国内学术期刊,一看是啥特聘研究员的论文,直接拒,黑心一点的像图
情档杂志,收取高额版面费。知道你等着米下锅。

不要说干部身份不重要,不要说改制啥的,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不
允许有私立大学,你就说这干部身份重要不重要?说不重要的,你自觉把四史学习一遍
。人可以无知,但不能没有基本的政治判断力。

最惨的一种人,是北上广深买了房子,学的又是小众学科的海归,跳槽?清北复交或专
业大学之外,没有学校没有学科要你(比如说宗教、超算、法医学、科技考古、草业科
学、人类学等等,能接受你的学校就那么多),而且出成果也没有那么容易。卖房子?
二手限购,你得一直还房贷,等到有人接盘不知道猴年马月。

所以就算每天被人事处+院长爆菊,你也得忍着哭着咬着牙干着。

不是你不想走,是你没有走的资本。

六,最后小心翼翼说一下复旦杀人案。

这是一次极端的抗争。

姜老师的行为,极不可取,绳之以法也是咎由自取。

但是,这个事情也希望给国内那些冲排名的大学一点教训:

少年不可欺。

出来混,是要还的。

在一个被四处卡脖子的时代,对于愿意回国的知识分子,若不能待之以高宾,将其用在
实处,而是搞成某校长冲排名的棋子、炮灰,这是对一个大时代的玷污,也是对民族的
不负责任。

因此,

对于这种恶法的始作俑者,当终身追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