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明翰大学教职申请经历

本文转载自网络

 

最近去申请了几个英国大学的教职,唯一被邀请面试的就是伯明翰大学,在此记录一下申请经历。

最开始自己并没有想开始大规模申请,因为自己的博士导师和当前的博后老板都说我还需要再干一段时间博后才能有把握申请到好的学校。然而,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个伯明翰大学的合作者告诉我伯明翰大学有教职位置放了出来并且说我如果申请会有很大机会。我关注了一下英国的教职情况,意外发现(1)2021年将是英国大学每七年一次的评选,意味着很多英国大学会招人;(2)英国普遍接受博士毕业就申请教职;(3)英国的教职直接是永久教职没有tenure track。于是,我快速写了材料投了几份简历。然而,投了伦敦大学学院,爱丁堡大学和布里斯托大学都连面试都没有给,唯有伯明翰大学给了面试。伦敦大学学院居然每隔几天给我发了三遍拒信,这难道是要告诉我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吗?随后自己琢磨了一下,也就没再投剑桥免得自取其辱,其实现在是后悔的,投一下又不要钱干嘛不投。

伯明翰大学的面试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自己做一个20分钟的talk+10分钟的问答,第二部分是坐在几个教授面前做半个小时的问答,第三个部分是和一个faculty吃饭。

第一部分的演讲因为我的签证没及时拿到,所以我是做了Skype talk,自我感觉自己讲的还是不错的。但是讲完之后我听不清对方的语音所以问题回答部分效果并不好。因为自己并没有经验,所以在做slides之前就问了组内一个正在申请职位的博后和老板的建议。感觉这种talk需要自己讲一个story出来,包括自己之前做的东西和以后想要做的东西要编成一个很好的框架,并且重视对科学的贡献。我老板警告我说像我这种级别的申请者,不要把这个story编得很高大上,因为我的经验不多,如果story太大反而会被问得回答不上来,最好还是根据自己之前的工作适当扩展一下就好了。

第二部分是重头戏也就是30分钟的问答。当时我终于拿到签证头天晚上飞到了伯明翰大学。面试的时候是自己面对八个教授包括系主任。每个教授都有自己准备好的问题,在此之前我已经询问了在英国的朋友,英国的面试问的大部分问题是对所有的申请人都是一样的,针对每一个申请人的回答可能会有一点点调整,这样的目的是可以公平且高效评判每一个申请人。所以在面试之前,我也搜索了一些可能会被问到的问题。

面试过程中我发现确实每个教授就直接问了自己写在本子上的问题。我记得的问题包括:

(1)有一个教授只问教学,问我能教授什么基础的计算机课程,然后问如果是教数据结构这门课我会教具体的什么内容,我当时真的他喵的忘了本科学的这些东西,就说了搜索和树模型.

(2)有一个教授只问我的研究课题,有什么科学上的难点为什么之前的方法都不行,然后是为什么我的研究很重要英国政府凭什么给我钱做这个研究,我回答了自己的研究内容和前景,这部分还是挺自信的.

(3)有一个教授只问我社交能力,问之前是如何找到合作者,对方又问如果进入伯明翰大学之后除了科研和教学还有什么方面可以贡献,我的回答是去别的系给talk和邀请别的系来我们这里给talk从而增加各个系之间的交流。

(4)最后是系主任问我未来的研究计划,我跟他讲了一波鸡汤。因为讲得太激动饼画得太大,成功把对方逗乐了。这个其实也是我老板警告我的,不要把story讲得太大了。

对方问完之后就是我的提问环节,我的问题是:

(1)如果拿到职位对方会给什么样的startup package,比如是否会给一个博士生的funding之类的。我曾问过在英国的两个人关于这个问题,他们中一个人说这个问题不重要因为对方只能回答你说这都是case by case的,系主任给我的回答也确实是这样的。另一个人说这个问题非常重要表现了你要来这个学校的期望而不是来面试蹭经验。系主任在回答我这个问题之前也夸我问的好,所以侧面验证了这个说法。我的理解是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喜欢的问题,所以并没有全局最优的问题。

(2)对方有什么未来计划来将这个系打造成一个英国的顶级计算机系。这个也是别人建议我问的,目的在于给对方制造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我其实也想知道对方会不会把我想做的方向作为一个重点来打造。然而系主任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这个问题,而是夸了自己的系一遍。

第二个部分的面试总体上还是非常友好的一次会面,大家都比较专业,我个人的感觉也是不错的。

面试的第三个部分是和一个faculty吃饭,具体就是我和一个接待人吃午饭和逛校园,这也是面试的一部分。接待人希望了解面试人的个性和接人待物的感觉,毕竟一旦给了offer就可能是一辈子的同事了。我在英国的朋友告诉我吃饭的时候不要点太多东西,毕竟这还是面试别光顾着吃,多和对方交流才是最重要的,但是我因为去的饭店确实好吃所以吃了好多。过程当中接待人不断夸这个大学的种种好的地方,我也问了一些在英国工作生活的细节。

面试回来之后对方也给了我很积极的反馈,往来了几封邮件还又开了一个Skype的meeting讨论可能的offer。开始我感觉自己拿到offer的几率那是相当大,然而,这波新冠疫情爆发,对方因为考虑到可能的招生困难所以迟迟不发offer,我目前感觉给offer的几率那是相当低了。实际上,拿不到offer对我来讲也没啥遗憾的,就当时锻炼了一下了。

整个经历下来,我感觉能上short list的其实机会已经很大了。能不能拿到面试是基于自己之前的工作,而真正面试的时候大家就已经不关心之前论文的发表等等的了,更在意的是面试者的潜力和交流能力。所以一些publication不好的人拿到了offer,这也都是很正常的事情了。

这就是我面试的经历。

——————— 后续更新 ———————

之后伯明翰大学合作者跟我往来了几次Skype之后,等了大约三个星期,对方发了offer letter。考虑了两天之后,我回复邮件表示决定接受offer。此时我还没有网上确认。

随后我和伯明翰大学计算机系主任聊了一下最关键的入职时间,我要求推迟一下,系主任表示应该没啥问题说回去跟学院讨论一下修改合同之后再让我网上确认。十天之后我问是否修改了合同,然后系主任回复了邮件说由于对疫情的影响,他们决定取消我的offer。因为我还没有签合同,所以对方这么做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被取消offer之后我其实感觉还好,并没有不开心。总体上的接触,伯明翰大学的很多教授都是很专业,给我的感觉也挺好的,我的合作者也很希望我能过去。就是最后的这波操作我觉得很drama,不专业啊。但是,很感谢整个过程中帮助过我的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