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美国变态导师列表,欢迎转载到国内各高校bbs

等 

转载或需要这些资料的同志,请先与答主联系。每一条爆料记录的最终解释权,最终删除权属于该条记录的爆料人所有,2018-01-26。

美国导师可以逼你走投无路,生不如死,需要爆料的同学,请发信给我,在底下留言的我可能留意不到。

中国的导师也一样,昨天把国内变态导师列表拉起来了,有需要的同学请关注,《国内变态导师列表,请发声,爆料,让杨宝德和陶崇园的悲剧不再上演!

如果这里不能爆料了,大家可以去导师评价网,或者海天经政论坛(一个海外华人论坛),或者这里:tosia0/the_other_stories

———————————————

唐晓琳的事想必大家都听说了,遇到变态的导师,毁你所有不说,更是要你命的催命鬼,所以同学们在申请美国学校的时候眼睛要擦亮,不要学业无成,反而白白牺牲生命。变态的导师,有的是手段整治你,因为美国的博士是导师决定制,导师有所有的权利决定学生的一切,美国导师都有普遍虐待学生的倾向和行为,只是多跟少,程度不同,其原因是因为导师的权利无限大,没有任何监督导致的人性恶的肆无忌惮的释放。极端变态者,那就是杀人犯,杀人于无形中,有的是手段对付你,毁掉你前途,用冷暴力可以逼到你生无可恋的程度。当一个导师想使用他手中的权利尝试一下逼死人的欲望时,这是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因为没有监督,没有惩处,导师只要不对学生进行暴力侵犯就没事,但留学生们可能不清楚,除了肢体暴力,导师有的是冷暴力和手段把你逼向绝路。所以留学要慎重,要考察清楚,要不然毁掉你的一生。导师可以逼到你什么都不能做,做什么都是错的程度,除非给他一直做牛做马做奴隶。他可以让你绝望,让你承受不住,频临累死,只剩自杀一条解脱的路。因为反抗没用,学校不会为你说话,学校只考虑导师的利益和立场,学校里有的也是导师的人脉,而不是你这个飘萍一样的中国留学生。他们对的你的痛苦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只会拖着事情不了了之。

有研究对5616个人的终身数据进行分析,这些人都经历了性侵犯,肢体暴力,和冷暴力包括语言暴力,心理暴力等。那些遭受威胁、侮辱等语言暴力的,自杀率竟然和遭肢体暴力、性侵犯而自杀的相当!其中,语言暴力受害者抑郁症,焦虑症发病率是最高!

昨天,刚听一个朋友口述,他认识的一个犹太人导师,公开说,电死一个学生马上能再招,坏一台仪器却要好几年才能补上。做为一个该为人师表的导师,敢这样明目张胆表述观点,陈述现实,只能说明,学生的命真的太贱,学生的分量太轻,对付一个学太容易,学生出事,导师也不会有事。他只是把很多导师心中所想表达出来罢了,行业规则和特性,决定了他们的张狂和肆无忌惮。

有同学在底下留言说,有些导师可能都退休了,的确虽然有些例子很老,但这没有改变美国学术圈中国留学生劣势的生存现状和环境,闹剧继续上演,不可挽回的悲剧重复发生。这一切都让我们悲愤,所以有必要旧事重提,以史为鉴,给想远渡重洋留学的孩子们一些借鉴,保护自己,珍爱生命,不能进时,别忘了退。有人对你们的无奈可能无法理解,但别忘了,还有很多能理解你们的人!
——————————————————

下面这些就是一些美国特别变态导师列表,都来自于是同学的亲身经历。

——————————————————

(1)Jafar Saniie (伊朗人)

Chair of the Department of Electrical and Computer Engineering

Professor Electrical and Computer Engineering Department

Illinoi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用自己系主任的职位招很多没有奖学金博士生,学生读博没有钱,他只有TA,一门课的TA有7,8个他的博士生等着抢。对招进来的学生从来都没有主动要关心过他们的死活,另一方面又不停的许诺和忽悠新的同学进他的实验室;大部分的学生,学费要自己出,更不用说自己生活费了。他实验室招收的PHD的新生,有一半是离开的。如果我失踪了,我甚至不会有像唐晓琳的一样的lab mate为我发寻人启事,因为实验室从不缺学生,少一个学生,实验室留下的学生就少一个人竞争,多一份争到TA的补贴的机会。他也从来不缺学生,有的是学生被忽悠进组。

习惯性的撒谎。欺骗,做过的承诺一文不值,出尔反尔,所以就成了,我越付出,他就越吊着你,付出越多,放手越不甘心,让你生不如死。

自己习惯性论文造假,却要诬告你毕业论文剽窃。这些都有证据,看我的证据系列。

抢学生的成果,idea,数据,结果都不是他的,他就是要第一作者,抢你东西。

一边压着你的论文不给你发表,一边说你没论文达不到他毕业的要求,逼着你不停的干活。不给你毕业申请签字,新学期注册不给你交钱,让你不停的给他交学费,养着他。我博士5年,我们学校72个学分博士可以毕业,我都84个学分了,早就超了博士毕业要求的学分了,他就是不给毕业,跟他说了,他要什么,我统统给,结果,论文,你都拿着,你愿意给我三作就三作,给你那个什么也没做的伊朗学生二作,你让我毕业,他回答说不行,你就是不能毕业。 我给他我的毕业申请表要求签字,他说我不能直接拿这些表格给他,他是我导师,是系主任,我不拿给他要拿给谁?不拿表格给他,要拿什么给他?命吗?什么都是我一个人在单方面付出,钱,时间,成果,我的idea。公式,是我解释给他听的,所有的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在努力,他作为一个本该给学生指导的导师,除了给我加工作,他从没给过我指导,他也没能力指导,他从没有给我认真检查过一篇论文。他除了检查论文的acknowledgement部分外, 论文的正文正眼都没看过一眼,提的要求也是我的acknowledgement,要我改这改那,明明从没有对我那么好过,要编造的加到我论文的acknowledgement上,说他对我多好多好,真妈他不要脸,明明是往死里压榨,还要我对他歌功颂德,粉饰他的罪孽。5年博士期间,他没给过我一分钱,我们系很多硕士生都拿了奖学金和TA的职位,他们的待遇比我这个博士生好上很多。而我,全都是我单方面的付出,我苦苦支撑,而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我就是该给他当牛做马做奴隶的。他态度和做法,就是逼我要么死在他实验室里,否则就毁掉我。 利用他的职权迫使我不停的给他交学费,不断给他出论文结果,你越想要博士学位,你越付出,他就越吊着你,就是不给你,把你的钱榨光光,让你负债累累,把你的idea,成果抢光光,你什么都没有,但他可以功成名就,名利双收!压着我前面一个学期的成绩不给批,威胁我,敢反抗,就给fail掉。他fail掉我最后两个学期的成绩,一个学期8个学分,一个学分$1300左右,学杂费共计$13000左右,还有生活费,都是我自己出。两个学期,两个fail,你的学术生涯就到此为止了,因为你申请其他学校,两个fail的成绩单只会被扔到垃圾桶里, 没有任何一个学校会接受这样的学生,我导师为了控制我,或者毁掉我,煞费苦心。fail 掉我之后,他跟学校的教务处长说,他不要再当我导师了,照他的逻辑,杀人犯,杀了人之后,跟法官说,我不要做人了,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了。杀人不用刀!

压着论文不发,如果你自己去发,他就告你剽窃,整死你! 他把我告到学校的研究生院和教务处,说我毕业论文剽窃后,我就把一篇本原本不打算发的会议论文自己出钱发了,我发前还问了他意见,问要不要把他名字加进去,他没回信。结果转眼人家就把我告到了IEEE会议主席那里,说我论文有错误,不能发表, 并且跟会议主席说我的论文还涉及剽窃别人的成果。接着再次把我告到学校的教务处,说我再次剽窃。目的还是一个,就是要开除我。 现在我那篇论文还没加到IEEE Xplore上,去年4月份的一篇会议论文,快一年了,还没发表,其他人的论文早就已经加到IEEE 数据库中去了,IEEE会议主席说已经把我论文送过去了,就是还要点时间加到数据库中,5个月过去了,我到现在还没看到自己的论文。我不知道他们玩的是哪一出,在他们的眼里,我是可以被随便就捏死的小人物,生死都掌握在他们手里,他们可以对我的焦虑和请求视而不见。他们要怎么做全凭他们的良心。可悲的是,这些人中,很多人都不怎么高尚。

毕业论文的acknowledgement部分要照着他的得意学生的acknowledgement写,给你打印出来,逼着你照着抄,不同意,就不给你答辩。然后,跟他的秘书一起,误导你申请OPT,然后跟他秘书联合说OPT没经过他同意就申请,明着以系里的名义给你一个学术不诚信,背地里早就已经把你告上了研究生院,说你论文剽窃,目的就是要把你开除。

让你workhard, day and night。给你大量的任务,让你短时间内必须完成。经常被逼的为赶任务连着好几天不能睡觉,就怕惹他不开心,继续卡着不让你毕业,完全把你当狗耍,在虐待学生的过程中享受变态的快感。

删除你学校邮箱中的邮件,我有几封关键邮件都被删除掉了,里面是我向他解释公式的推导还有他联合他的另一个学生在短时间内逼我完成大量工作的证据,我的email里,就这几封没了,没得恰到好处。如果我不是早有备份,我今天也不用活着在这里把我经历的这些都写出来了,心中的冤屈都能把我憋死。大家看我下面列出的证据系列的链接,里面都有详细的说明。

学校对你的反映无动于衷,毫无作为,拖着不解决,对你的处罚该怎样的还是怎样,对导师却没有任何一点影响。该当系主任的还是当他的系主任。

如果唐晓琳的导师跟我的导师一样变态,我很理解她为什么会选择自杀,完全是逼死人变态,导师完全可以从精神上折磨你到奔溃,让你看不到一丝活下去的动力和希望,把你的前途和路全部都堵死,让你有口不能言,有理无处诉。可恨的是她死后却没人为她声张正义,寂静无声!全世界的人都以为她是自杀死的,而我坚定的认为她是被杀死的,杀死她的就是他的导师,还有学校这个袖手旁观,无视学生利益,任凭学生窒息挣扎而死的帮凶。

现在我已经离开了学校,跟教务处长联系也没有任何反馈。心中的怨气越积越多,无法排解,付出太多,却因为导师人为因素,滥用职权,没有一丁点做人的底线和标准,使我浪费了很多钱,时间,精力,整天气的肝区疼痛,满腔愤怒,有时就觉得怒气压不住了,憋在胸腔里要爆炸,做什么都是错,无路可走,除非继续妥协,继续给他当牛做马做奴隶,死在他实验室里,他就可以说我是努力的学生,为博士学位奋斗而死,然后发动学校给我开一个风光的追悼会。他取消我毕业答辩时跟我说,我做的东西还远远不够达到毕业的要求,全部要新开题重头开始做,才能让我毕业,那一刻真的觉得世界末日到了,我及我的家人为了这个博士学位付出的实在是已经太多太多了,我也达到了我所能付出的极限,当时真恨不得一口咬死他!他的小蜜Murphy也在场,他把他的小蜜刻意叫在那里,让她做见证。他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 work hard , day and night。 有次实在忍不住了,问他,你敢不敢对其他学生也说这样的话,他没啃声。他抢我第一篇论文时候,气得一个晚上没睡,浑身发冷汗。后来拖着我不给毕业,我气得不行就摔鼠标,鼠标都摔烂了。如果不是想着我爹娘非常非常辛苦的为了支持我为做的牺牲和付出,我真的活不下来。我欠我娘的我这辈子都还不了了。

你们一定会去找他的网页,好奇他发论文的状况,你们搜索这篇文章,Bilinear Time-frequency Distributions for Ultrasonic Signal Processing and NDE Applications。 我老板第一作者,我二作。idea是我的,数据是我的,关键的公式是我的,结果是我的,一点商量都没有,就被他给抢走了。这篇文章是我到美国后发的第一篇文章。他说结果很好,让我把所有的东西都写出来,结果写出来后他说要第一作者。他通知我的那个晚上,整个晚上都没睡着,浑身发冷汗。他这篇文章里是有错误的,我给他结果是对的,是他自己连抄都不会,结论跟数据对错了位置。

各种证据请看以下证据系列

美国导师下作手段之证据全集 英文版-The Fire from the Hell!

美国导师下作手段的证据(一)- 官官相护

美国导师下作手段的证据(二)- 短时间内逼你完成大量任务,被删除的邮件

美国导师下作手段的证据(三)- 表面一套,背里一刀,公然撒谎,贼喊捉贼!

美国导师下作手段的证据(四)- 自己论文造假,却告你剽窃,脸不要,皮不要,倒打一耙毁掉你!》。

美国导师下作手段的证据(五)- 抢夺你的成果,杀死你对学术的热情》。

美国导师下作手段的证据(六)- 联合小蜜对你申请OPT下套子,明着给你一个学术不诚信,背着告你学术剽窃》。

余下的会后续发布。。。

(2)Saveez Saffarian (伊朗人)

Associate Professor of Physics & Astronomy
and Adjunct Assistant Professor of Biology

University of Utah

2017年10月逼死了北大毕业生唐晓琳。博士7年,6篇论文都没毕业,结果导致唐晓琳跳金门桥自杀身亡。他老婆也同时犹他大学老师,也有逼一个美国学生走上法庭对峙过。

(NEW)

今天写信给你,是想要举报我以前的导师,并希望你能帮我把他的信息也加进去。我是之前一所德国大学的硕士毕业生,毕业后在学校找到了念博士的机会,但没想到变态同事骚扰了很多女生,教授也是保全同事恐吓我们的态势。再加上后来逐渐听说其他博士生收到教授恐吓等不公正待遇,我不得不放弃了这边的博士工作。此事对我本人和其他的写硕士论文收到骚扰的女生都有很大的影响。随着国内有越来越多的人来德国留学,希望你也可以把我的这个投诉加入到列表中。希望能够让国内的同学不要再次收到刺激。非常感谢你!

信息如下,

Prof Dr Juergen Geist

Chair of Aquatic Systems Biology

Technical University of Munich 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

此人撒谎和泼脏水信手拈来,善于各种和其他官员和教授勾结。组里博士后级别有很多奇葩,组里的上下级关系也很分明很恐怖。教授对于组里出现的各种骚扰和员工的薪水问题,向来都是用谎话敷衍学生和员工和用恐吓来逼迫我们不要向别人讲。近几年,这个组几乎就没有从头跟到尾和他毕业的博士生。

组里ecotoxicology方向的博后SB,曾经言语、信息和肢体骚扰了组里不同国家的博士生和硕士生。之前一名德国硕士生曾和我是邻居,在和SB写论文期间曾经哭着回家。两年后我们再见面,才发现是遭受了组里博后的骚扰。而教授在过去的时间并没有作为,也没有让博后得到相应的惩罚。

我和另外一名外国女生也遭受了这名同事的肢体骚扰和言语以及暴力的人身攻击,警告过这名同事后他开始串通教授在工作上排挤我。同时知道我想要举报他之后,他和另一名博后诽谤我自杀并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了一天。和医生完全沟通后,医生建议我回来直接举报这名同事。抱着对教授的信赖,我和他沟通了博后长期骚扰的案例。经过几次谈话后,他不仅没有支持我,反而表现出了博后对他更重要和要保护博后的意思。他不仅告诉我说,我们所经受的都是文化差异,博后对你说fxxk you总比要当着十个学生的面前骂你要好很多等等。

后来教授联系博后和我一同见面,表面上说是调和帮我找到解决方案,实际上是最后恐吓我不要把骚扰的事情说出去。整个过程历时很长,但很明显看到教授非常无理,完全在保护那一名骚扰别人的博后同事。

和很多过去在本组的同事和硕士生姑娘联系后,发现大家都有收到这名博后不同程度的骚扰和拒绝后的职场霸凌。于是我们准备通过先找学校获取建议。目前教授和学校串通,进展也很缓慢。

另外几年前,还有一名德国硕士生因为不堪组里的压力,也很遗憾的自杀了。

因为组里这些年的问题颇多,2017年来的两名博士生都离职了。因为欧盟项目要报告具体的进展,而博士生已经离职没有人负责这个欧盟项目,所以教授为了伪造项目还在进行的假象获取项目款。让另一名德国男孩博士生伪造项目进展并进行签字,这名男生说要考虑考虑并咨询同为教授的父母,于是教授又开始了恐吓,如果你今天不签字的话,那我们要考虑你接下来的funding可能会有问题了。

还有一名慕尼黑的姑娘,当时博士期间持续一两年教授都拿着funding不给她,她一直都没有合法的工作合同。最后也是教授歇斯底里地把这个女生吼走了,事后和她联系,她也收到了很大的刺激,低迷了很久的一段时间。

另外还有我们组一名很棒的澳洲大哥,经过了一年的工作发了文章后,他刚刚签了工作合同准备念博士,他因为帮助一个硕士生去野外采样,回来的路上不小心不柴油车加成了汽油,造成了很大一笔费用。所以老板就千方百计排挤这名澳洲哥,导致他后来不得不离开了学校。

在我和学校研究生院投诉的过程中,还得知了大约七八年前我教授刚当上教授的时候就曾经有一个很大的争议。那名女生最后也没有得以继续。教授本人和校长好像也有关系。另外听以前别的研究组的秘书讲,Geist当上教授也是走了特殊程序,不是很干净的。

这名教授在和别人接触时,会表现得非常和善。他和国内也有合作项目。但是此人谎言信手拈来,说话也是天花乱坠。但是实际上很阴险和狡诈,并且借口多多,为人非常不正直。随着国内这个专业逐渐受重视,来念博士的同学也越来越多。但是请同学们擦亮眼睛。

请楼主一定要把这个教授列出来,不要再误人子弟

New

作者:矢量场

链接:zhihu.com/question/2707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Rutgers大学物理系的一个犹太女人Eva Andrei。

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是15年,我大二。这个犹太女人来川大开讲座。讲的是石墨烯超导之类的。我当时算是本科生助教。然后我们和这个女教授一起吃饭。我当时其实是准备和教授套近乎。当时那个教授问了我以后的人生规划。当时知道我准备出国读书。我当时其实还不知道勃学和劝退。聊了我一些爱好,其实根本就是和教授套近乎用的,我当时只是想拿个推荐信罢了;结果那个教授当时非常严厉的说“As a phd, you have no time for your hobbies.”我当时有点惊讶,就多留了个心眼。我后来用手机百度了她的主页,赫然发现,lab一共三个人,两个中国人,其中当时一个是06年去她那里读博的。。。貌似现在组里人稍微多了一些。

另外一个就是那个OSU bio的正步哥,让学生在走廊里踢正步的Suo Zucai。这个人也来过川大。长得很像雷政富。当时我们在下面就拿手机百度他来着,果然发现了一堆光荣事迹。估计骗不到清北复交的就来我们这种学校骗人。

夺路而逃都来不及,还要什么推荐信?

@Tiao Shu 大哥说,朋友圈子里真有在这个女人手下读博厚的,吭哧吭哧干了七八年,只有3万美金的工资。

(3)韩伟强

原ucb 海龟,布鲁克海文实验室科学家,国家千人,曾于中科院任职,后转至浙江大学教授。

为人两面三刀,招人时许诺众多课题及前景,之后对学生漠不关心,经常在组会或背地中辱骂学生。甚至会以“你的毕业签字权在我手里”来要挟学生,不准学生正常合理的求职,拉学生延毕或者读博后,继续为其卖命。

(4) Catherine K. Kuo

Associate Professor of Biomedical Engineering

Associate Professor of Orthopaedics

Center for Musculoskeletal Research

Genetics, Development and Stem Cells Program

Materials Science Graduate Program

PhD in Biomaterials and Macromolecula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University of Michigan

著名华人美女,目前还没逼死人,冬天早晨六点让学生来学校开组会,最早的校车是7点半,冬天寒假的时候罗村的温度恐怕有零下十几到二十度,于是学生只能走过去。

和所有的薄厚都闹翻了,现在两个博士全是中国人,还都是女生。

(5)英国赫特福德大学12届毕业的博士生郭靖,因为要求他不要每天凌晨两点多洗澡打扰别人休息,居然威胁说要给功课和考卷上打低分。还有一个是赫特福德大学商学院的老师余扬(不知是不是这个扬)英文名Leo,经常喝酒,还会殴打室友,室友报警,对警察各种撒谎。本人所说句句属实,有相关证据,在此只是希望提醒大家,望各位转发,不要让其他人受害。

(6)此条按爆料者要求,删除!导师向学生道了歉。

(7)Wei Yang [存疑]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Duk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做stroke和cardiac arrest. 此人为人非常变态刻薄,对实验室的人非常push. 平常在实验室办公,监视着实验室所有人的一举一动,实验室的气氛非常压抑。要求实验室的人平常及周末必须加班,如果做不到就常以fire掉或不续工作合同相威胁;甚至周末去超市买个菜,都得向他请假。常有博后来之前,他催着人家赶紧入职,来了之后干不了两个月对人不满意又要赶人走,毁人前途,他实验室从来没有博后干超过两年的,走了后都骂他是个变态神经病。一定不要去此变态 实验室。

有自称是该导师的人联系我们,说被冤枉,所以标上[存疑]标签,具体见以下链接:

这个实验导师有人举报,博士后善于威胁恐吓别人,连访学的家属都是善于威胁的高手,一路货色,看这:

举报变态导师列表中的第七个杨巍导师的同学和杨巍导师请你们这里发言!

(8)Weibin Zhou,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communicable Diseas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Medical School

做zebrafish podocyte biology的,mean,节操碎一地。三年中换了不少于12个tec。对一个刚来的中国postdoc,每天一大早吼骂。想开别人HR不同意,三个月后忽悠别人说学校把你开了以后别来了。一个印度posdtoc几乎每天生活在恐惧当中,经常被威胁说“I will give you ome more month/two more weeks/one more week”之类的话。一个跟他忍气吞声的干了三年的postdoc,发了一篇JASN一篇AJP-renal Physiology,走后还被他坑了。尼玛邮件里跟人说“I will give you of any help”,结果推荐信里是”If you are looking for an independent researcher, XXX is not such kind of person. If you are looking for someone can do good experiment, XXX can do it”。尼玛还找别人访问学者要training fee,据说要人家5万$别人没给,后来他回国收了人家5万RMB放腰包了。 也难怪他老婆在他刚当PI就跟他闹离婚,跟他结婚8年没没生娃,离婚后立马给人生娃了。

(9)Beth Israel Deaness Medical Center

属于哈佛医学院的教学医院。但实际是个独立法人医院,跟哈佛本身没有任何关系。这个医院和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一样,待遇极差,入职没有正式offer letter,不给H1B,J1必须用5年才给waive,工资不遵守NIH guidelines。 病毒学和疫苗研究中心CVVR里面PI都是变态,尤其是几个助理教授,让几个博后做一个课题。同事之间关系极差,互相陷害,老板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白人种族歧视非常严重,欺负亚裔。白人博后可以辱骂中国博后,各种侮辱。老板JW从不跟博士后谈课题,让博士后给白人博士后打工当奴隶。一定不要去。

(10)UBC David 拍润 此人让少数族裔博士晚毕业,不给发工资。博士天天在系里骂他!

(11)Christine Payne

School of chemistry and biochemistry

Georgia tech

化学系三大女魔头之一。实验室做的是三流实验,此人水平低,经常拿着老data招摇撞骗骗funding。paper有重复不出来然后被withdraw的。变态老板,刚进组的时候对你很nice,不久后就本性毕露。对待博后态度非常差,就像对待slave一样,还经常出言侮辱。博后经常都是待一会就走。因为组内课题少,经常把phd和博后放在同一个课题竞争。组内的phd因为要文章毕业,都在背后对博后使坏。因为人员流动很大,组的size非常小,此人经常找了一些high student来充数拍照挂网上。此人当了十年的PI,最后只毕业了2个phd,可想而知中间有多少人受不了quit掉的。

(12)UCSD的Zhang教授

做眼科genetics的,从utah大学转去ucsd。刚进组对你还算不错,等半年露出本质。周五给你一堆任务,让你周一给结果,这样的比比皆是。对中国学生极端藐视,各种低贱的词语层出不穷。对外国学生一副哈巴狗的样子。

(13)(学生一般至少7年毕业, 一半学生中途换组 对中国学生特别狠)此条删除。导师提供各种详细证据证明爆料者所列的三条都与爆料事实不符。经跟原爆料者联系,爆料者,立场不坚定,言辞闪烁,左右而言他,没有提供进一步更详细一点的说明,更没有证据,并且表明,删不删是我的事,鉴于双方的态度和他们为维护自己的名誉或权益所尽的努力和意愿,本条删除。

(14)Weibo Luo

AP, medical center, UT southwestern
德国毕业。7days/week, 晚上12点前别想回,已有很多人离开,postdoc招聘信息常年不断。

(15) Cheng-Ming Chiang,台湾人,据说逼死过postdoc。

(16)James Brugarolas,50多未婚,一群人聚在一起生活,变态,UT出了名。

(17)RZ,Professor of Neurology in UCB 犹太人,在UCB恶名远扬,十年没有一个学生愿意到他的实验室。找的都是中国,东欧 的薄厚。

多年前一个美国女生在他的实验室非常用功,实验做到背痛,后来 quit science,转行做了针灸师。

一个中国薄厚四年间三篇J Neurosci, 两篇NEURON;找工作是得到的推荐信是”If you are looking for a star, XXX is not such kind of person. If you are looking for someone can do good experiment, XXX can do it”.
一个意大利薄厚两年间发了一篇SCIENCE,J Physiology;回意大利找fauclty位置,得到的推荐信是:此人没有科研头脑,不适合于做科研。最后这位前辈只好到电视台当scientific editor。

(18)Gerardo R. Vasta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University of Maryland School of Medicine IMET/UMBI 有拖延学生13年毕业的历史。扣着文章不发,中途让学生完全放弃论文的项目。不负学生工资学费。用身份问题要挟学生。对女性雇员尤其苛刻。

(19)Michael Geoff Rosenfeld,

HHMI at UCSD 把几个博后扔进一个课题搞竞争

(20)Xugang Xia

Jefferson Medical College

夫妻店,一周工作6天半,谄上欺下.

(21)Roger (Yuguang) Shi

Department of Cellular & Molecular
Physiology Penn State Univ.
Department of Biochemistry and McGill Cancer Centre,

McGill University, Canada

开除了5个博士和博后

(22)Songhai Shi 时松海 (Sloan kettering 斯隆-凯特林癌症研究中心)

1996年清华大学生物系本科 Assistant Professor in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 NY

他规定博后每周的工作时间不得底于75小时。博后不得随意去听研究所组织的讲座,除非事先得到他的许可。 他手下有两个白人研究生。但规定只对中国博后。理由:两个白人是研究生,可以自己决定。不鼓励在实验室看文献,时间应该用在做实验上,文献回家去看。白人每年都要去度假,对中国博后的休假要求就百般阻挠。理由:中国人从来没有度假的习惯,要保持劳动人民的本色。有什么好处都会落到那两个老外头上。他会让中国博后带轮转的学生帮那个白人做实验。为了把那个白人弄成中国博后文章的第二作者,硬要加上那个白人的一个实验。搞的那个白人也很嚣张。经常要指导中国博后的工作,还会在组会的时候跳出说我让你做的实验你怎么没做,如何如何。他规定实验室里不许说中文。好象他和老婆(中国博后)之间也是英语交流。实验室开张没多久,博后,研究生和技术员都逃了一轮。

时松海的PhD是在CSHL读的,变态上边也颇得那里的真传。 总体上来说Cold Spring Hell就是一个变态集中营, asshole比比皆是,有把自己的学生送进监狱的,有把postdoc逼得自杀的,有抢postdoc的工作给ws的学生的,有逼自己的学生做一个做不出来的东西做了七年,最后不给人毕业,还说你毕业以后要免费给我把这个东西做出来才可以走,否则我不在你的毕业论文上签字,偷别人的data, idea都是小意思了,反正有偷了别人data拿了Nobel的老祖宗在那里供着。 我以前的老板,不光没有周末,他每次度假之前还都给我布置一堆的事情让我做,我跟他请假回家带父母看病,他说什么,人都要死的,你干嘛要管你父母。 逼我做全世界没有人做的出来的实验,我说做不出来,他说 you didnt make it work. 我要毕业,他让他的姘头去系里讲我的坏话,说我的工作都是他做的,我的paper也是他给的,我自从有了paper整天晃荡什么都不做。我周日下午做实验,他还跑过来冲我吼,你为什么不把离心的十分钟利用起来,你凭什么拿PhD,你就配拿个master滚蛋。我的comittee同意我毕业之后,表面上说给我写推荐信,让我找postdoc,背地里打电话说我的坏话,推荐信也根本没写。 他那个姘头,狗屁不懂,就是靠到处卖B上位。两个变态还一起在我的defense上诬陷我,坏事做绝。

(23)Dorina Avram Albany Medical College 来自罗马尼亚的女老板,对手下人特别Mean, 尤其是女生,已经把实验室无数人骂哭,学生都跑光了,博后也都不久。但她在招人或Rotation的时候都装的特nice, 一旦定下来就完全另一幅嘴脸。搞到不但自己系里人(包括系主任)都怕她,别的系里只要和她有交道打的都见她都躲。而且有学术作假方面的rumor。

(24)Bing Xu

原来在香港科技大学 现在Brandeis univ., Chem Dept. 不让学生毕业导致学 生自杀

(25)David X. Liu

Department of Neur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
Penn State Univ.

Two postdoc were fired after working for Dr.
Liu only for 2 months because theydid not obtain the expected experimental
results.


最后向大家推荐一个英文学习的Youtube channel : Pop English

youtube.com/channel/UCL

这个老师会通过电视,电影,MV片段向大家讲解美国文化,俚语,语法等。是一个教英语的美国人做的频道,我觉得挺好,推荐给大家。


列表里的这些导师,请不要跟我联系,您该联系的不是我,而是爆你料的学生,取得他们的谅解,或者解除误会才是你们该做的,我帮不了你们什么。是你学生要爆你料,不是我,你跟我说没用,学生心中对您的怨恨也不会因为您跟我要求什么而减缓。说不定越垒越多,您现在不重视,这些以后都是定时炸弹!

编辑于 2018-04-16
https://zhuanlan.zhihu.com/p/30794022

Leave a Reply

发表评论

  Subscribe  
提醒